特勤隊鎮壓嚴灣暴動紀實(轉載)特勤隊鎮壓岩灣暴動紀(轉載)實: 民國76年6月25日,位於台東台東卑南大溪旁岩灣職訓第二總隊,還是有如往常一樣的作息,由各舍中隊長逐一每舍房點名清點人數後「開封」,將職訓犯人依各訓練工廠整隊帶往各教區實施課程。黃振男中隊長,警總23期少校,為西工板金廠戒護主管,一如往常一樣,黃振男坐在高台上的太師椅,遠眺著窗戶外卑南大溪景色與遠方的花蓮海岸線好不愜意,偶而鄙倪著底下的犯人,看是否有什動靜,殊不知一場巨大的風暴正準備席捲而來。此時一名受刑人起身,往工廠後方的茅坑走去解大便,「石頭房屋買賣」是北掛芳明館的角頭兄弟,替老大扛殺人罪,因前科累累法院又附帶一期管訓來此執行。本來到後面去拉個大便是很稀疏平常的事;茅坑有一面及腰的水泥牆擋住用以遮羞,但黃振男注意到,茅坑的上方白色煙霧一直往上飄,明眼人一看當然知道石頭是在裡邊「打鼓」(偷抽菸),平時黃振男本就不屑這些這些受刑人,總認為他們是國家社會的敗類,有時犯人呈上切好的水果想奉承他,當場就讓他同盤子一起摔在地上!是個在犯人心中怨懟的對象之一。黃振男大手一拉把石頭整個人抓了起來,哪管他才解到一半,下身還光溜溜的。黃振男:「X你老XX!!」順道往石頭胸口垂上一拳問道:敢在作業時間「打鼓」!說!你「鼓」那裡來的!石頭話還沒說出口,黃振男又往石頭買屋臉上K上一拳!揍的石頭滿臉是血。這些景象也看在其他正在作業的受刑人眼裡;這些戲碼幾乎每天都在「岩灣大學」裡發生,見怪不怪,不是北掛和南掛「嗆凸」,要不就是這些戒護員仗著官威欺壓受刑人。同是芳明館的四仔低頭細聲的對著同是北掛松聯幫的黑龍說:幹!狗南仔又再糟蹋人了!。當初石頭要進來時,芳明館老大還要人傳話給四仔要他照顧石頭,問題是狗南仔處事一把抓,四仔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四仔不滿的又說:幹!實在真漏氣,來到這!黑龍依舊低著頭不發一語,手中銼刀依舊磨著六角柱半成品。黃振男得理不饒人的繼續對石頭說:屎坑你拉出來的屎你全部給我吃到肚子裡去!用舔的也要給我舔乾淨,像新的一樣!此時四仔手中的銼刀停止了動作,黑濾心龍放下銼刀往後面走去,黃振男眼睛叮著石頭要他吃屎,一時疏忽了黑龍正往他走來。冷不防,黃振男眼角餘光看見了身旁多了一道人影,黃振男說:誰叫你離開的!要做什麼?黃振男心虛的問道,但他還是相信犯人決沒那個膽以下犯上,更加尺高氣昂的看著黑龍.黑龍說:主ㄟ!我們也是人,有需要這樣對待我們麼?畢竟我們來到這裡也是不得已,請你高抬貴手,收封後我會好好教化石頭,以後絕對不會讓"主ㄟ"難做人,請主ㄟ您多幫忙。黃振男嘴角一揚,輕哼了兩聲:哼哼,對!你們不是人!是人渣!!順道踹了黑龍肚子一腳,黑龍痛的不支蹲在地上。黃振男卻沒想到,二中隊裡本省北掛佔三分之二多,且大多是艋岬(萬華)地區背景,而黑龍是北掛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在商務中心松聯幫中極具份量。"四仔"此時和工廠中的各地痞角頭使了眼色,形勢發展至此,個人尊嚴是一時的,但"兄弟"的行情決不能漏氣,否則出去後行情一定一落千丈。工廠中的犯人們此時已經達成了共識,這一局面造成了日後憲兵特勤隊被賦予「平安」、「鎮遠」兩計劃訓練。四仔看狗男仔又準備對黑龍施以更暴力的對待,在獲北掛兄弟們的眼神後,立刻跳上工作檯大喊:兄弟啊!今阿日行情是咱們的!衝啊!上啊!!黃振男壓根沒想到犯人們膽敢玩這麼一招,隨手一摸腰間的警棍在胸前揮舞恐嚇說:全部給我蹲在地上!不服從命令者全部以重大違規論處施以戒具送獨居房重新考核!到獨居房時給你們好看,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但他的語氣早已淹沒在西工廠小型辦公室狂呼納喊的歇斯底里噪音中;衝啊!殺啊聲!不絕於耳,並有一些人面露兇光的向他走來。黃振男心思提醒自己:此時不走待何時!等通報中央台支援人力時,你們會後悔你們所作過的。黃振男往後退,轉身以跑百米速度衝往中央台。<二、勤務中心,時間11:00 >========================= 在軍監、職訓隊裡,沒人會講"勤務中心",都統稱「中央台」因勤務中心均位於營區地帶中央而來。李曜堅大隊長正負責著勤務中心各項管制勤務。李曜堅原本在南警總檢管處林邊中隊擔任中隊長,但10年前林邊鄉某班哨一名思鄉情切的老兵精神異常,將班據點同袍槍殺殆盡,本來要勒令退伍了,但檢管處長基於小同鄉的情誼,盡了一點力把他調到東警部二總隊任職。雖還不到辦公室出租用餐時間但天和日麗又無所事事,李曜堅悄悄的打開了小廚預先送來的便當。嘿~還不錯嘛!魯雞腿ㄟ~李曜堅深呼了一口氣,先品嚐一下雞腿香,喃喃說道:看來職訓隊辦伙還比其他營區好的多,以前在海防據點阿兵哥煮的哪來這麼好!話才剛說完,只見中央台正前方黃振男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報告大隊長:不好了!二中隊西工廠不服從管教集體喧鬧,請求人力支援壓制。聽完黃振男報告,李曜堅即壓下警備鈴示意待勤與歇勤人員組成預備隊,即所謂的「靖安小組」。不到10分鐘20餘位戒護人員已手持盾牌、警棍於中央台集結待命,由李曜堅向「小組」成員說明勤務狀況後由黃振男帶隊向二中隊西工廠跑步前進。但在這短短的10分鐘內狀況的演變已產生了極大變宜蘭民宿化。二中隊收容人約計150餘人,但經由這10分鐘的蔓延,整個第二大隊含西工、木工、配線等作業場區人數有600多人。靖安小組成員尚未到達地點,途中即已被此起彼落的狂呼納喊聲所鎮攝;耳邊不停的傳來:兄弟啊!捧場ㄟ啦!!...場面做給我們啦!!等等江湖氣息黑話。以及各種設施被破壞的聲響格外刺耳;一下是玻璃破碎響聲,或是鋼杯不停往外擲的聲響。小組像是有默契般的越跑越慢,其中當然包括黃振男。幹!怎會給我遇到這龜事!弄不好我可能給撤職了去,幹!黃振男越想越火大。此時黃振男沒聽到小組腳步聲,一回頭看,全部人都停了下來,眼光共同的飄向右側的二中隊地區,黃振男順著大夥的眼光也望去,只見上空黑煙不斷冒起,很清楚的犯人已開始縱九份民宿火造勢了;而此時說什麼預備隊小組已不可能再繼續前進了,因為目前的演變狀況已不是他們20幾個人所可以壓制得了的! 也不待黃振男說話,所有人又返頭飛奔回中央台回報看如何處置。小組一到中央台,情況比他們想像的更遭!不只二大隊,連一、三大隊數個大隊長與中隊長早已神情不安的集聚中央台前。原來在這10幾分鐘的光景,只二中隊小局面的失控,竟演變成繼民國59年「泰源」事件最大規模的監所暴動。更讓所有人不解的是:為何連第三大隊本省南掛,包含甘蔗園、沙仔地與一大隊竹聯、四海這些北掛為何會串連一氣,響應第二大隊的暴動。殊不知這些軍、司法刑案的受刑人在那年代有很多是冤獄,又被附帶管訓處分,心中對政府已有很大的忿恨;而酒店經紀且還有很多是地方警察和地區警總挾怨報復提報而來,都有相同的「落難」背景;再加上江湖中重道義,有份量的大哥登高一呼,底下的"七逃人"無人不從。<三、總隊長辦公室 >=========================== 情況發展至此 亦不是李曜堅能夠處理的了的,仍強自鎮定,帶著在場的隊職員們往總隊部辦公室狂奔,看總隊長有何指示,早已忘了他的魯雞腿便當尚未享用。此時上校總隊長已大致了解狀況發展,在他的辦公室中獨自踱步,他想的倒不是職員們的安危 ,而是該怎麼向上級報告處置過程,稍一不甚勒令退伍事小,撤職查辦事大! 所有人在總隊長辦公室面前排成兩列等候總隊長指示。注意!總隊長說出第一句話,碰!在場所有人立即立正站好有如新兵。酒店工作
創作者介紹

1115

zb90zbbe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