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男神”吳彥祖搭檔主演《控制》
  11 月22 日,由姚晨、吳彥祖主演的《控制》將登陸全國各大院線。昨日, 姚晨在北京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獨家專訪。除了拍戲之外,曾經是“微博女王”的姚晨,如今更多的是在演好“小土豆的媽媽”這個角色。初為人母的姚晨感慨良多,透露產後曾有一段很焦慮的時期,但幸好在先生曹鬱的陪伴下渡過難關。目前“生二胎”話題大熱,姚晨也說,很期待生第二個孩子。
  【搭檔“男神”】
  “拍吻戲前我會偷偷刷牙,其實就是緊張”
  在《控制》的片花中,姚晨以一襲性感低胸紅裙以及與吳彥祖的激情戲,顛覆了以往形象。姚晨大談拍攝激情戲過程中的種種細節,稱和“男神”當眾親吻既尷尬又緊張。
  羊城晚報:此次跟“男神”吳彥祖合作,除了外表,你覺得他的什麼地方很吸引你?
  姚晨:我覺得他是一個活得很真實的人,這個很難得。男人到了他這個年齡,會讓人覺得一眼看不到底,但是吳彥祖很簡單、很乾凈,同時還有男人的成熟跟責任感,這種兼容很不容易。我見過很多帥哥明星,日常生活中他們很註重自己的形象,但吳彥祖不是,我們夏天拍戲的時候, 他很簡單地穿T 恤、短褲、背個雙肩包就來了,像加州的那種特別陽光的男孩,同時還特別愛做惡作劇,有很童心的一面。而且作為一個帥哥,他的緋聞很少。我們去過他和老婆合開的工作室,他的位置就是一堆木匠用的刨子、鋸子之類的———他以前學建築,喜歡做傢具。而他老婆那邊就是各種小盒子, 裡面是小珠子、小串子———他老婆喜歡自己做項鏈。 我覺得他們生活得很有趣,特別好。
  羊城晚報: 之前畢國智導演爆料說,為了讓你跟吳彥祖在拍激情戲時儘量消除尷尬和緊張,曾讓你們寫下最欣賞對方的部分,然後裝在信封里彼此交換。你寫了什麼呢?
  姚晨:我記得我寫的大概是優雅迷人。那時候我和他不熟,只能寫下第一印象,他寫的是什麼,其實我到現在還不知道。
  羊城晚報:那你們是如何熟悉起來的?
  姚晨:劇組一開始給我發過來一張圖片, 上面寫著:“姚晨親, 快來吧,包郵。”像一個歡迎儀式一樣,所以見到他們沒有很生分的感覺,而且吳彥祖也沒有把自己放得高高在上, 我倆年齡相近,導演也很年輕,很快就熟悉了。我剛到香港的那天晚上,我們就在一起對劇本,導演還讓我們玩很多游戲,比如不能說話,但要用肢体語言表達某個東西等,讓我們快速熟悉起來。
  羊城晚報: 拍這場激情戲那天,具體是什麼情況?
  姚晨: 我覺得那場激情戲拍得很好,比劇本寫的收斂多了。我從頭到尾一直穿著吊帶背心,後來導演說,這個背心脫下來就好了。我說導演,我問過你,是你自己說不要脫的,導演就很後悔。其實當時可以脫,因為鏡頭很靠上,完全可以再穿個抹胸。
  羊城晚報:之前你在發佈會上說拍吻戲前會刷牙?
  姚晨:拍攝時有點緊張,因為確實是跟一個不是很熟悉的人發生這麼親密的舉動。正好候場那邊有個衛生間,每次就偷偷去刷個牙,其實就是緊張的表現,也是對對手負責任的表現。
  羊城晚報: 作為一個入行有些年頭的演員,在這個事情上為什麼會放不開?
  姚晨:我覺得換任何人,就算是國外的演員拍這種戲,多少也會有點小尷尬,雖然錶面上都感覺若無其事,但那種心理界限的突破還是有點難的。很少中國人的接吻戲會拍得好看,因為中國人的情感表達是很含蓄的,表達方式不同,也會造成緊張。
  羊城晚報:這種尷尬是否跟演員的個性有關?
  姚晨:沒有沒有,我見過平時很狂野的女演員,拍這種戲也傻眼了。確實不是一般人想象的, 跟帥哥接吻多好,這福利怎麼沒落在我身上? 接吻時是很私密的事, 但是拍的時候一群人打著光,恨不得把機器伸你面前,就是想投入也沒法投入。
  羊城晚報:很多人看了《控制》後覺得你很性感, 為什麼會想走這樣的路線?
  姚晨:為什麼第一次見導演就相聊甚歡? 因為他極大地滿足了我作為一個女性的虛榮心。他沒看過我以前的戲,沒有先入為主的印象,他第二天就跟我打電話說:“我跟吳彥祖說了,姚晨很性感、很漂亮。”他對我很認可,這對我很重要。他會給我一些心理暗示,讓我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更有自信。其實我知道我有性感這一面, 每個女人身上都有,只是我們在生活中有的人選擇把這一面藏起來。 編輯: 彭小紅
   1  
  姚晨和兒子小土豆
  【當媽不易】
  “喂奶比懷孕、生孩子累太多了 ”
  當了媽媽後,兒子小土豆成為姚晨生活的重心。提到孩子,姚晨滿臉幸福,她覺得雖然媽媽這個角色很難“演”,但仍期待“再生一個”。
  羊城晚報:今天上午出來工作,小土 豆知道嗎?
  姚晨:別看他才過半歲,但特別喜歡出去玩,看到門開了就特別興奮,衝著門口的人興奮地叫。我說他像個小迎賓,永遠站在門口歡迎出去的,也歡迎進來的。
  他不是巨蟹座嘛,怎麼這麼不像個宅男,哈哈。兒子很愛笑,是我見過最愛笑的小孩。
  羊城晚報:剛生完孩子的時候,有過抑鬱的階段麽?
  姚晨:沒有抑鬱,但有焦慮,各種奇怪的擔心,現在具體想不起來了。我先生拍過一段視頻: 我躺在床上看網上的笑話,笑得停不下來,然後突然就開始哭。
  他問我怎麼了,我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特別難過。先生一直陪著我度過那段日子。家人的陪伴太重要了,這個人不管能不能幫到你什麼, 你眼前有這個人就比較踏實。
  羊城晚報:坐月子的時候辛苦麽?
  姚晨:太累了! 好多人說坐月子能調體質, 我覺得怎麼可能呢, 根本就沒覺睡。喂奶比懷孕、生孩子累太多了。我頭兩個月基本上是全母乳, 好多人跟我說你白天多休息啊,可是白天根本睡不著,而且白天也要喂奶啊。
  羊城晚報:現在會帶寶寶出去玩麽?
  姚晨:會在小區里轉轉,我們忙的時候他也只能待在家裡,好可憐。我聽家人說,我不在家的時候他特別老實,我要是在家, 比如在另一個房間卸個妝洗個澡什麼的,他就開始哼唧,好像說你在家你還不陪我玩。我現在出來工作就有負罪感, 覺得特別對不起他。當媽挺不容易的,這個角色確實不好演。
  羊城晚報:現在有放開單獨子女生二胎的政策,你有再要個孩子的打算麽?
  姚晨: 將來應該會給小土豆生個伴兒。如果工作因此要停下來也沒有關係,我覺得人活一輩子, 生活里不能只有工作。
  羊城晚報: 有跟先生討論小孩的教育問題麽?
  姚晨:在我懷孕的時候,這個話題聊過很多,我還比較焦慮。而我先生就說,其實所謂的教育,不是你告訴他要怎樣,最重要的是父母怎麼做, 你是什麼樣孩子基本就是什麼樣。真正重要的,是我們要開始做得更好。
  羊城晚報:在教育的問題上,你跟先生有分工麽?
  姚晨:這個現在還沒想好,先生現在就愛陪他玩,而兒子一看見他爸就開心,知道這個人要陪我玩, 去我們卧室也開心,知道要喂奶了。他 最喜歡去他爸的書房,因為對他來說,信息量特別大,眼睛都不夠用,特別興奮。
  羊城晚報:有人說當了媽媽以後記憶力下降得特別厲害,你有這種情況麽?
  姚晨:有,以前就算現場給我一大段詞,我也能背下來不錯字,現在就有點擔心了,只能說將來要多花點功夫吧。
  羊城晚報:跟韓寒訂“娃娃親”這事怎麼樣了?
  姚晨:韓寒很早就給我發過他女兒的照片,我就說他女兒特好看,特萌。不過韓寒這兩天好像後悔了,哈哈。他給我發微信說,“我覺得你要小心啊,我家閨女是天蝎座,上升(星座)是獅子座的,你聽完是不是覺得不寒而慄啊,而且我在你家孩子身上看到了怕老婆的跡象。” 編輯: 彭小紅
  
  現在的姚晨更註重自己的母親身份
  【少發微博】
  “不被別人叫‘微博女王’,我覺得輕鬆很多 ”
  目前姚晨已逐漸卸下“微博女王”的光環,把更多精力放在演員的本職工作上。她覺得微博“很容易給自己找麻煩”。
  羊城晚報: 現在微博越發越少,是不是當了母親越加慎重?
  姚晨: 我現在覺得微博是一個很容易給自己找麻煩的東西。我現在很少在微博上說什麼了,因為漸漸發現,不熟悉你的人很容易對你的話產生誤解, 你不能天天找人解釋, 解釋又可能會引起新的誤解,很麻煩。我很怕麻煩,所以漸漸就不怎麼用了。
  羊城晚報:你曾經是“微博女王”,現在漸漸放下這個頭銜,會有不適應嗎?
  姚晨: 我懷孕以後不怎麼上微博,慢慢地就淡了。不被別人叫“微博女王”,我覺得輕鬆很多,因為我的本職工作是演員。無論是湊巧還是有意識的,反正就慢慢退下來了。
  羊城晚報: 你對公益事業並沒有減少關註, 比如說擔任聯合國難民署的形象大使,但是有人提出過質疑,說你為什麼不先關註國內的事情,對此你怎麼看?
  姚晨: 我覺得做這個事情不影響我在中國幫助別人, 我在做這個事的同時也可以幫助國內很多人。這兩者不衝突。
  羊城晚報:在大眾眼裡,姚晨這一路都很順,你認可這個想法麽?
  姚晨: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挺踩狗屎運的人,很滿足。但其實我也經歷了很多東西,包括生活上的變故等,這些東西一般來講都很痛苦,只是我不太喜歡把這些東西給別人看。別人可能知道這件事,但是未必知道你很痛苦,我又比較好面子,不喜歡展示自己特別不好的樣子,冷暖自知。不過我不會壓抑自己,我會跟朋友聊天。 編輯: 彭小紅
  
  姚晨在《控制》中展現性感一面
  【新片計劃】
  “拍攝《風暴》,最大的挑戰是全程說粵語”
  接下來,姚晨和劉德華合作的新片《風暴》也快要上映了。她還重返電視圈,與吳秀波合作拍攝了一部電視劇《離婚律師》。
  羊城晚報: 《控制》之後你主演了《風暴》,拍那部電影時你懷孕了。
  姚晨:片中懷孕的一場戲,當時臺詞寫的是“我有了, 兩個月, 不是你的”。很有意思的是,其實在現實中那時我確實也懷孕了, 而且恰恰是兩個月,但我自己是不知道的,當然這個孩子也不是劇中人的, 所以後來我們開玩笑說:“哇,導演你好神啊,竟然能預言得這麼準。”
  羊城晚報:在《風暴》里,你的臺詞都是講粵語,有沒有覺得難度很大?
  姚晨:我飾演的角色燕冰是一個生活在香港最底層的人,為了接近角色我還剪了頭髮。拍《風暴》,最大的挑戰是幾乎全程說粵語對白,我提前一到兩個月學粵語,希望觀眾看了以後覺得我說得還算地道。
  羊城晚報: 第一次與劉德華合作,印象如何?
  姚晨:其實我們只有一場對手戲。他永遠可以把別人照顧得非常好, 我們開會討論劇本的時候, 他會去讓工作人員買來好吃的點心之類, 大家可以一邊剝花生、嗑瓜子一邊聊劇本。他是這部戲的製片人之一,在現場很忙,但還能照顧到每一個人,這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羊城晚報:你正在跟吳秀波合拍電視劇《離婚律師》, 五年沒有演電視劇了,為什麼這次肯接?
  姚晨: 我覺得電視劇的搭檔很重要,這次跟波叔合作就讓我覺得很有意思。剛拍沒多久,就有化學反應,有我當年跟孫紅雷合作《潛伏》的感覺。我們在這個劇里演對手,是歡喜冤家,以愛情為主,以律政為輔,專門打離婚官司,包含了很多對情感的理解。
  羊城晚報: 與同齡女演員相比,你接戲的頻率比較低,為什麼?
  姚晨:我試過幾個月內收到一百多個劇本,但沒有一個像樣的---那時可能是太“挑食”。(笑)不過我去年也想過,別太挑了,還是要多積累作品,結果剛拍兩部就懷孕了。
  獨家專訪羊城晚報記者餘姝通訊員滿璇 編輯: 彭小紅
  
  左起:姚晨、吳彥祖、安以軒
  鏈接
  激情戲不少,姚晨老公“吃醋”
  昨日,《控制》首映會在北京舉行,導演畢國智攜主演吳彥祖、姚晨、安以軒等出席。片中吳彥祖與姚晨的大量激情戲據說遭到刪減, 吳彥祖表示不感到可惜,因為自己又不是拍“黃片”。
  姚晨則透露老公對她拍激情戲“吃醋”了。《控制》定位為懸疑驚悚片,吳彥祖表示拍完該片後, 總會下意識註意身邊的監視器, 又調侃自己變得有點“精神分裂”。據悉,《控制》的成片中姚晨與吳彥祖的激情片段被刪減了許多,只餘數秒鏡頭。姚晨透露,她的先生曹鬱得知此事後略有醋意:“那當初為什麼還要拍那麼久?”對激情戲被刪是否感到惋惜? 兼任主演和監製的吳彥祖稱,自己又不是拍黃片,所以不感到惋惜, 他表示已將被刪減部分做成DVD 送給主創人員作紀念。
  片中和吳彥祖大談辦公室戀情的安以軒現場大方承認, 自己是為了吳彥祖才來參演此片的, 又自爆吳彥祖是其學生時代的偶像, 和對方拍吻戲時十分興奮。(餘姝滿璇)編輯: 彭小紅
  (原標題:《控制》即將上映受訪談育兒經 姚晨:將來會給小土豆生個伴兒)
創作者介紹

1115

zb90zbbe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